浪迹“天涯”终归来:写在天涯博客长沙刘子剑开博十周年

中国旅游信息网 2019-07-21

 〔题记〕一直想写这篇文章,拖到年底才动笔。于我而言,这十年是我人生中最“波澜壮阔”的一段记忆,不得不写!但如何写却让我思虑许久:写实了,恐遭人误解;写虚了,会令人疑惑。 昨天下午在公园散步,走在雨后清新的树林中,我突发灵感,决定就这么写了。

浪迹“天涯”终归来
写在天涯博客长沙刘子剑开博十周年

  2007年桔子红了的时节,我的“乌纱帽”掉了。有同事替我抱不平:“书记,你是被冤枉的!”我苦笑:“这是命……”。官位没了,人也土松了(长沙话,意为清闲),没人安排我工作,我还指望着“平反”。平反成了水中月,日子也过得紧巴巴,只好把长沙市劳动路雅礼中学对面的单位“集资房”卖了,将新购“商品房”按揭款一次性还完,这下经济上就宽松了点,为了儿子,日子仍然要照常笑着过。儿子那时正在武汉读大学。

  消沉和等待将近一年后,我方从“平反梦”中清醒过来,在对官场极度失望情况下,我不想再这么无所事事混日子了,决定到社会上闯荡一番。其时腾讯QQ已风生水起,2008年8月17日,我以“老枪换帽”户名注册QQ。二天后,看北京奥运会电视实况转播心存感触,随手写了第一篇时评文章《刘翔弃赛之猜想》,友人看后大赞,对我说:“你文笔好又爱摄影,到天涯社区去玩吧!”于是,2008年9月6日,我以“长沙刘子剑”注册天涯社区,开始了线上(天涯社区网站)线下(长沙市内QQ群)交叉式的流浪生活。

  古有智者曰:人生其实就是一个磨难过程,谓之“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话蛮深奥,也让人迷惑,我猜想其中所体现出的积极意义应该是,其内涵有现代思想政治工作之作用,让官场失意者走出阴影,不自暴自弃,坚强地活下去。年龄不饶人,我不再指望“东山再起”了,但还是经常听听励志歌曲《水手》、《一路走来》等,以求得心灵慰藉和试图找到让自已坚强的理由。“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话收回来,说说“线上”和“线下”玩的事。
  
  熟悉点套路后,当年我自划地盘当了个QQ群主,带领着形形色色七七八八的“兄弟姐妹”们吃喝玩乐,当然玩这个既要贴钱又要贴力,有时还要做好些思想政治工作,这个到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有一次看《知音》杂志报道,说是有个群主为“履行群干部职责”,只身独影去调解群内一对婚外情侶的情感纠纷,结果被失意男血刃马路边,吓得我赶紧把QQ群解散了,成长背景不同的人混在一起终究是玩不长久的。后来得知,《知音》杂志那段时间正处于捞金上风,胡编乱造的情感长文时有发生,给作者的稿酬惊人。恐怕这个故事也有造假嫌疑。

  当年网上流行一句话:相见不如想念,见光即死。这话表达的意思是,网上可以调口味,可以玩暧昧,但不可来真的,有读书人谓之为“红颜知己”、“蓝颜知己”,很是让人迷惑,其实这仅仅概括了多层次群体中的一种。在我所结识的网友中,大多真诚可爱,文人习气很重,没发现什么“抛家弃子”搞婚外情的人和事。与他(她)们交往,除了感觉有异地朋友带来的一股新鲜感外,更多则是人性中闪烁的智慧光茫。在现实中,我也面见过几位天涯社区的网友,都是在虚似网络上神交以后见面的。对于网上交友,我的基本原则是:印象不好的可以避而远之,感觉有素质的可以择人相聚。很多麻烦是自找的,我不会去找。

  我在天涯社区注册博客“长沙刘子剑”是2008年10月12日,目前共发表了513篇帖子,帖子里95%为自创文章。随着文章题材的不断扩张,博文分为19个类別,但实际上可以归纳为五个大类,即:时事政治、社会新闻、婚姻家庭、旅游见闻、人物素描。纵观发表的这513篇文章质量,时事政治类我认为写得最好的是《官员自杀之乱想》,虽然于2013年2月16日所写的时评《为贪官出狱被列队欢迎叫好》由天涯社区版块编辑推荐到了社会聚焦首页,但我觉得这只是因为这篇文章歪打正着,被我揣测到了结果。婚姻家庭类有二篇重头文章,感动或启示了不少年轻人,在网上纷纷给我留言发表感叹。这两篇文章是《做父亲后,方知重任在肩》和《离婚是对彼此的尊重》。社会新闻类文章,我一般即兴而写,稍微有点影响的文章为《拜见中国书画大家杨福音老师》及《看大兵在长沙街头说相声:你算老几咯!》。旅游见闻类别的帖子我写得比较多,自认为写得比较满意的有三篇《亲历南岳衡山2016初冬雾淞景观》、《走进青藏(系列篇)》、《十月逛新疆(系列篇)》。至于人物素描,我认为自已比较擅长写,花了些心思写的包括《我所认识的成波文老师》、《周南七五届同学速写(系列篇)》、《一个有担当的“少爷公子”:写给龚为民先生》。

  在写文章的同时,我发现绝大部分网友爱看照片和视频,这实际上也是快节奏生活的表现之一。从2016年元月10日起,我开始往腾讯视频发表自已用照相机拍摄的视频,第一个视频为《铜官窑泥人刘:第七代传人刘家豪表演制作工艺》;2017年7月5日,我上传了第一次用微型摄像机拍摄制作的视频《洪峰过后,看长沙橘子洲头及周边》,同时,我还用华为手机拍摄制作了不少视频上传。迄今为止,在百度显示的“长沙刘子剑的个人频道–视频列表”上,可见到我已发表了652个视频,播放量为1331.6万。目前我最满意的视频有二个《〔记实〕丹桂飘香溢星城2018年国庆湖南长沙》、《初夏公园即景(背景音乐《五月》)》。


丹桂飘香溢星城

初夏公园即景
   
  友人问我:子剑,你离开单位在社会上混了十年有什么收获吗?在此我作如下回答:

 
 收获一:拿到了一个网络虚名。网上输入“长沙刘子剑”即可看到我十年来所写的所有文章和视频,虽然没人给我稿酬,却是对我个人付出的一种肯定和鼓励。我在网上实名定位为:正能量传播志愿者长沙刘子剑。

  收获二:在鱼龙混杂中甄真伪,在派别纷争中辨是非。网络上我各方面朋友纵横交错、阶梯式上升,特别是文化艺术类朋友众多,和他们接触,使自已艺术素养得到一定程度提升。

  收获三:圆了自已的儿时梦。受邀于社团组织的拍摄与写作,圆了“记者梦”;参与电影及电视栏目剧表演,圆了“演员梦”;间或到社团组织培训授课,圆了“教师梦”。

  收获四:通过在社团组织做义工,逼自已学会了不少新媒体传播技能,包括摄影技术的提高以及摄像拍摄编辑能力,写作范围和题材也随之扩大。

  收获五:通过广泛结识各行各业朋友,开阔了视野,提高了自身素质,认识到了“三人行必有我师”之真谛。高素质人群结识及活动聚会,给我的生活增添了亮丽色彩。

  友人又问:在这十年中你失去了什么?我答:失去了党组织的温暖,以及为党的事业继续努力奋斗的机会。友人反驳:不是这样!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党工作,流逝的只是时间而已。精神永存,信念永存。友人接着继续追问:听说你是因为领导职务被免后,才一咬呀冒冒失失闯荡社会的。怎么回事?是因为受人陷害吗?我赶紧止住他:千万别这么说!……逝者如斯,往事如烟,今后该怎么过仍怎么过吧!

刘子剑2018年12月23日


2018年12月14日,周南校友冯丽女士送我书法作品《天涯归来仍是少年——题周南学友刘子剑天涯博客10周年》



相关链接

我所认识的成波文老师

看大兵在长沙街头说相声:你算老几咯!

亲历南岳衡山2016初冬雾淞景观

做父亲后  方知重任在肩

拜见中国书画名家杨福音老师 

官员自杀之乱想

离婚是对彼此的尊重

天涯送我生日礼物,也成“名博”啦!


附:我在网络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刘翔弃赛之猜想
  
发表于:2008年8月19日 15时0分20秒
来源:老枪换帽QQ日记  
 

  昨日中午下班回家,家人告诉我一个震惊消息:刘翔在上午的第一轮预赛中,因脚伤主动放弃比赛!我的第一反映是:也好,这是个绝妙的理由,免得重蹈射击选手杜丽的覆辙,只是刘翔此次再也没第二次机会了。 
   
  放弃,有时也可以成为一种策略;放弃,在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为了获得。获得什么?获得尊严,获得理解,获得同情。 
  
   看媒体反映,也徒生几分感慨:这一爆炸性新闻比刘翔夺金还要热闹! 
  
  鏡头一:刘翔在赛前休息室的背影,背上参赛号码“1356”赫然入目。 
  央视主持人语:“刘翔背负着13亿人民和56个民族的期盼……”。 
  
  镜头二:记者见面会上,孙海平双手掩面,泣不成声,喃喃说道:“他伤势太重,无法承受之痛……”。 
  田径主教练正襟危坐、一副官样,打着官腔:“这个伤已有7年,他已尽力了……”。 
  
  镜头三:央视记者在“鸟巢”外釆访刚从“鸟巢”出来的观众。 
  观众A男,情绪饱满地说:“……刘翔永远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观众B男,略带伤感地说:“……我们仍然支持刘翔……” 
  观众A女,掩面哭泣:“他也不容易,已尽了最大努力……” 
  
  如此,我有几点疑惑和猜想: 
  
  其一:作为第一主流媒体,央视主持人竟然在世人面前用普通老百姓调侃的态度给刘翔负重添话题,“1356”本是个普通编号,却硬要打上沉重的烙印。 
  我猜想:这个主持人一定出身于“风水世家”,如果人尽其才的话,应当让他去继承祖业。 
  
  其二:刘翔未能出现在记者见面会上,应该是一种爱护性措施。孙海平在众目睽睽、镜头横扫下痛哭流涕,以至于言语混沌,是不是不够坚强、不够冷静、不够男人。 
  我猜想:孙教练情感脆弱,心底一定是善良的,性情一定是细腻的,这也应该是调教好、照顾好刘翔,使之出成绩的一个前提。 
  
  其三:刘翔确实可以称之为“民族英雄”或“亚洲英雄”,谁叫在田径项目上一百年才出一个刘翔呢?!但将英雄与经济利益挂上号,我又有些落入老套,实在是不愿看到。刘翔近年形象广告举目皆是,多有议论。 
  我猜想:刘翔也是人,也很需要钱。何况,也多多少少可以给田径队带来效益。无可厚非,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