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长篇连载小说《雁痕》(五十四)

上海早报网 2019-09-22

54. 最后的联系人


三天后,为了查找A郑即那名最后的联系人,华思凡和董志魁再次前往临港市,约见梅欢瑶的同乡兼好友章雯珺。


北皇大酒店建于10年前,楼高25层,浑身涂满金黄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远远看去就像一座灿烂夺目的金锭。初建之时,北皇君临四隅,红极一时,如今周围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使它变成一尊不起眼的小老弟,遍身黄金更显得俗气落伍。不过,它的经营业绩依然不错,因为其开设了一种娱乐性的项目,客人可以在这里玩21点,打老虎机等。梅欢瑶和杨潇颐都曾在这里当过发牌女。


酒店老板是名个子矮小身体发福的中年女人,身上裹着一件绿色紧身旗袍,说话喘气身上的肉都在巍巍颤动,如同一枚打满气的气球。听说华思凡为查案而来,绿气球脸上露出几分紧张,连忙解释酒店“赌场”的真相。为了吸引客人前来吃饭、娱乐消费,北皇大酒店推出了一项奖励措施,对一次性消费超过2000元的客人,发送价值相当的筹码。这些筹码可以到酒店的赌场消费娱乐,那里设置了21点、老虎机等等,赢得的筹码可以折抵在酒店吃喝玩乐的费用。


华思凡告诉她,他对北皇的经营业务不感兴趣,此来只想见一下酒店的服务员章雯珺,章雯珺是一起刑事案件受害人的朋友。


绿阿妈听罢,脸上的恭敬和紧张顿时一扫而光,哈哈笑起,身上一阵颤动,吩咐手下去叫章雯珺。


章雯珺毫无声息地走进来。她个子矮小,面色白净,五官清丽,进来后便低着头,目光羞怯,说话的声音更是细如蚊鸣。


董志魁提醒,要与女孩儿单独谈话。绿气球颇感失落,悻悻地离去。


华思凡打量着章雯珺,感受到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源自女性特有的柔弱,心中顿生怜惜之情。眼睛看着她,脑海里却意外地闪现出另一个女孩儿的身影。


华思凡用力摇了摇头,收拢起散漫的心思,对章雯珺解释了找她的目的。


听到杨潇颐和梅欢瑶的名字,章雯珺脸上一寒,几乎哭起来。她喃喃地说,她们三个人同时从家乡来到临港打工。梅欢瑶上过高中,加上人长得漂亮,所以显得特别有志向。后来,梅欢瑶确实混得比她们好,日子过得也轻松,花钱也是大手大脚。


华思凡于是问,她从什么地方弄到的钱?是不是得到经济实力或社会地位比较厉害的人的帮助?


章雯珺犹豫了片刻儿,才不情愿地说道,她听说过一个男人,大概是梅欢瑶在北皇“赌场”认识的。这个人好像有点钱,曾给梅欢瑶买过一部最新款的手机。不过,章雯珺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你认识徐长庚吗?”董志魁插话道,“你说的这个人说不定就是徐长庚吧?”


“不是。我知道徐老板。” 章雯珺说,“那次梅姐和老板吵了一架,赌气辞职不干了,就去了徐老板那里,在徐老板的棋牌馆过渡了一个冬天,才又出去找到新的工作。”


“你认识高飞亮?她的男朋友?”


“我见过他。开始梅姐想通过他找工作,后来两个人就好上了。” 章雯珺说。


华思凡接着问:“我们发现,与梅欢瑶联系密切的人中,有个被她称为A郑的联系人。你从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人吗?”


杨潇颐点了点头,说她其实是从高飞亮那里听到的。高飞亮怀疑梅欢瑶背着他与别人约会,为此跟她大吵了一架。后来,杨潇颐专门问过梅欢瑶。梅欢瑶笑着告诉她,那个人是她的一个“生意伙伴”。


“生意伙伴?”华思凡重复道,“关于这个人,如果你想起什么,请马上告诉我们。”


华思凡感谢章雯珺的帮助,站起来与她告别。终于结束了那些艰难的话题,章雯珺顿时轻松了许多。看着他们离开,脸上露出温暖而柔和的笑容。


从临港回来的路上,华思凡没有开口说话。章雯珺的音容笑貌让他想起了滕姿航。不知为什么,在办案的紧张时刻,他竟特别想知道她现在哪里,正在做些什么。同时,他也终于意识到,这段时间他在个人感情上的自我放逐似乎有点儿愚蠢,对待滕姿航更是粗暴自负,太不公平。


中午1点,他们的车子驶进县城。张继打来电话,说联系上徐长庚的女管家赵红莲。华思凡和董志魁在路边小店吃了午饭,然后便直接前往宏顺棋牌馆见赵红莲。


赵红莲,49岁,甘肃武威人,身材高大、粗壮,却面色白净,语音格外柔和。她是徐长庚的远房亲戚,多年前从老家前来投奔他。徐长庚的妻子、孩子都在甘肃老家。所以,赵红莲平日既要照看牌馆的生意,又照顾徐长庚的生活,颇得徐长庚的信任。


棋牌馆是一个小二楼,一楼用于经营,徐长庚自己住在二楼。事发当晚,赵红莲去C市看望儿子,徐长庚独自照看牌馆。第二天早晨她回来后,发现徐长庚赤身倒在楼上浴室里,身体已经僵硬。派出所和县刑侦大队出警,燃气公司也派来抢修员。最后定性为燃气热水器使用不当,徐长庚在洗澡过程中吸入过量一氧化碳死亡。


赵红莲记得梅欢瑶,是一位朋友介绍来的。而这位朋友,赵红莲并没有见过面,只知道他姓郑,也是甘肃武威人,在临港那边有一间临街的房产,先后经营饭馆、超市、棋牌馆等。去年政府改造商业街,这处房产在拆迁改造的片区之内,却因为是违法建筑,不能给予正常的拆迁补偿。为这事儿,据说郑某折腾得很厉害。不过,大约在今年夏天,房子最后被政府强拆。


董志魁问郑某现居何处,赵红莲说不知道,徐长庚已经很久没与他联系了。


华思凡考虑,郑某可能就是梅欢瑶手机上的那个“A郑”,调查终于有了实质进展。通过临港的拆迁单位,找到这个拆迁钉子户,或许不会太难。不过,如果徐长庚确系被人杀害,那么凶手在杀他之前,或许已经获得了这个人的相关信息。这样一想,心中又增添了一层紧迫感。


告别女管家,华思凡和董志魁顺便走访了牌馆附近的几家店铺。店主们都知道顺康棋牌馆发生煤气中毒事件,因为当时来了120急救车、煤气抢修车,而且还停了气,动静很大。不过,问起事发前后有什么异常情况,大家都说没有见到。留下联系方式,华思凡和董志魁开车离开。


路上有人发来短信,点开一看,竟是滕姿航。滕姿航说,她在县城找到了工作,目前已经搬回县城。昨天回了一趟北山镇,正巧碰上店里伙计打死了一只从山里窜出来的野猪。父亲给他选了一块后腿,连同两瓶自酿的小烧酒,让她带过来给他。今天晚上,如果他有时间,请他选一个见面的地点,将酒和后腿拿给他。


华思凡放下手机,没有马上回信。


今晚报媒体融合部出品

编辑:陈思成


觉得此文有用,就点“好看”支持吧 


下一篇 深圳开彩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