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职场反面教材!(好文!法律人必看)

南京都市网 2019-08-12



金庸小说是座宝库,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就会有不同的收获。比如说,金庸写的是关于江湖的故事,而职场同样也是一座江湖,所以完全可以把金庸小说当做职场指南去读。


金庸笔下有大门派,也有小帮会,有名门正派,也有邪魔外道。其中一些规模比较大、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正教门派,其组织架构、制度规范、工作原理都很像是当下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或者大型国企。


例如华山派,位列五岳剑派,声名显赫,在武侠江湖的权力体系里是很有一席之地的。江湖中人提及华山派,都要挑一挑大拇哥,做父母的也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在华山派这样的单位里有个正式编制。例如著名民营企业家林震南,创业大半辈子,最后被二流事业单位青城派欺压侵吞,家破人亡,幡然醒悟世事飘摇,铁饭碗才是硬道理,所以临死前得知儿子林平之已经成为了华山门徒,一听之下大喜过望,瞑目而死。


可见,华山派是一个很多人想进而进不去的好单位。可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职场有职场的规则,混迹在华山派这样的大单位里,自然有明的暗的各种规矩,不按这些规矩办事,就很难在单位里生存。


最典型的反面教材,莫过于令狐冲。



本来,令狐冲作为华山首徒,入门既早,天资又聪颖,性情善良,能力突出,德能勤绩廉样样都挑不出毛病来。在年轻一辈里,令狐冲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轻松碾压英雄豪杰,青城四秀之流。师父师娘也对他极为喜爱,一直将他作为掌门接班人培养。可是,为什么后来风云突变,令狐冲从一个众望所归的年轻后备干部,变成了被开除出华山门墙的弃徒?他是怎样将一手好牌,打成最坏的结局的?


其实归根结底,一切都是因为他没有按照机关单位的生存规则来办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们来试着分析一下令狐冲犯过的错误,希望对想进或者新进机关单位的年轻同志、心存上进的中年同志、多年得不到提拔的老同志,都能有所启发、有所裨益。




令狐冲犯下的第一个错误:锋芒太露。


在大机关、大单位里生存,一定要谦虚谨慎,低调做人,万事讲究个韬光养晦,闷声发财,千万不能锋芒毕露。哪怕名字已经出现在拟提拔公示名单里了,接受祝贺的时候也一定要说:听领导的,还没定呢,还没定呢。


反观令狐冲,这方面做得就很不好。在思过崖上面壁之时,岳灵珊冒雪来送饭,两人蜗居在石洞里,令狐冲夜里胡思乱想,心中就默念道:


全蒙师父师母抚养长大,对待自己犹如亲生爱子一般,自己是华山派的掌门大弟子,入门固然最早,武功亦非同辈师弟所能及,他日势必要承受师父衣钵,执掌华山一派……”


你看,心里已然以接班人自居了,言语行动上自然会流露出来。江湖上人言又杂,很快就会搞得人尽皆知。例如在业务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丐帮帮主解风,也听说了令狐冲曾经是华山派接班人这么一回事,在少林寺里就对令狐冲说:


你若不堕邪道,这华山派掌门的尊位,日后还会逃得出你的手掌么?


单位里最稀缺的是什么?位子。职位就那么多,大家都想上,你早早就锁定了位子,势必会引起同事们的不满。


凭什么就是你令狐冲上啊?我们哪里差了?即使你真的样样优秀,大家该不服的照样不服。


你资历最深,我劳德诺还年纪最大呢,论资排辈,为什么不让老同志先上?年轻人以后机会还多的是嘛。


你武功最强,我林平之还计谋最富呢,当领导不能光看业务,还得看综合能力,林平之活脱脱一个岳不群的翻版,为什么就不能胜任掌门之位?


这矛盾一旦闹出来,就很不好收场了。


令狐冲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草包,不但练功比不过劳德诺,出门还要被罗人杰欺负,最好不要让任何人注意到自己。万一有人说出解风那样的话,一定要做出大惊失色的样子,并且严正警告他不要乱讲,自己何德何能,绝对心无旁骛,只求安安分分做好本职工作,好好退休就谢天谢地了。然后等到关键时刻,例如岳不群干到最后一届准备交班的时候,再跳出来猛然一发力,大功可成。


在韬光养晦这方面,岳不群堪称一代宗师。他在少林寺故意踢断自己的腿,让竞争对手左冷禅放松警惕,封禅台上再猛然发力,一举拿下五岳派掌门宝座,简直是教科书一般的表演。令狐冲如果能在这方面向师父学习三分,最后也不至于落得个黯然出局的下场。






令狐冲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政治幼稚。


人在机关单位,一定要讲政治。其他方面出了差错,可以是小问题,政治上犯了错误,就一定是大问题。


令狐冲在这方面就出了大问题:和风清扬走得太近。


风清扬是什么人?犯过错误的老同志啊!曾经站错了队的边缘人啊!在机关里,想要爱惜自己的羽毛,对这样的人物就一定要敬而远之。令狐冲倒好,不但不唯恐避之不及,还和人家拉家常、学剑术,还对风清扬不但钦仰敬佩,更是觉得亲近之极,说不出的投机,甚至觉得比恩师岳不群还要亲切得多,这简直就是自己作死了。


如果只是一面之交也就罢了,令狐冲还从风清扬那里学了整套的独孤九剑。不但学了,还到处使,让少林寺方生大师、武当派冲虚道长这些有识之士一眼就识破了他的剑术出自风清扬。


这就看出令狐冲在政治上毫无敏感性了:风清扬是剑宗高手,可如今的华山派,是气宗在执掌啊!


你这是路线问题啊!是邪魔外道啊!是想要改旗易帜啊!没有比这更严重的错误了!


彻底让令狐冲在政治上无法翻身的一点是,没有及时把事情向师父汇报。而且在师父反复追问他的剑术是哪儿来的时候,他也没有老实交代,只是为了恪守给风清扬保密的诺言。


你是不是傻?师父代表的是组织啊!你不信任组织,你还信任谁?


令狐冲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和风清扬分手后,立刻从思过崖上下来,及时向师父汇报事情经过,深刻揭露和批判风清扬的错误言行,并且表示自己永远忠于气宗。最好再连夜形成书面汇报材料,给师父师娘各交一份。


这样一来,师父的信任不就更深一分了吗?令狐冲不懂把握机会,把事情做到无可挽回的地步,简直是愚不可及。




令狐冲的第三个错误:风险意识不强。


在职场里生存,永远要牢固树立风险意识。做任何事情,首先,要尽量确保不会出事,其次,要确保万一出了事,责任也不在自己。如果不能确保这一点,就宁可不要做事。


人们常说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来看看令狐冲。一回是在衡山城的群玉院,令狐冲情急之下,把仪琳和曲非烟两个小姑娘塞在被窝里。你以为你是韦小宝吗,动不动就大被一蒙胡天胡地?再说你怎么好跟韦小宝比,人家是多大的领导?一等子爵,太子太傅,一品大员,至少相当于正部级干部。你令狐冲是什么身份,你也配?


韦小宝:你也配?


虽然令狐冲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保护两个小姑娘,但这个行为背后有多大风险,出了事要承担多少责任,他实在是没有考虑清楚。当时只要余沧海一掀被子,不仅华山派名誉扫地,还要连累恒山一派。这样的责任谁担得起?个人前途还要不要了?多年的奋斗就这样付诸流水了?这样的好人好事,我看不做也罢。


还有一回是在衡山城郊外,大嵩阳手费彬要杀刘正风和曲洋。本来这事不关己,令狐冲既然躲得好好的,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好了,事后离开现场,不留痕迹,没有任何后遗症。须知不惹麻烦、不蹚浑水这八个字,是风险意识的核心要素。可令狐冲偏偏要挺身而出,多管这个闲事。这事要是传出去,很容易就会被人扣个里通魔教的帽子,以后还怎么在名门正派里混?


人在职场,最怕的就是麻烦。不但不要主动惹麻烦,遇到麻烦还应该绕着道走。你令狐冲怎么还主动去掺和?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还跟兄弟单位的领导起了冲突?甚至还答应保管《笑傲江湖》曲谱?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一点踢皮球的意识都没有吗?


你就应该说:晚辈不才,不识音律,恐怕辜负前辈信任,还是请二位另请贤明罢!


你看,话说得漂漂亮亮,麻烦也推了个干干净净,岂不是两全其美?令狐冲有空练那劳什子冲灵剑法,不如花点时间精力多练练这样的句式。




令狐冲的第四个错误:不团结同志。


机关单位里,人际关系很重要,尤其是在晋升提拔的关键时刻,总会组织些民主测评、干部投票什么的,人缘好不好在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如果平时不注意团结同志,大家不给你投赞成票那还是轻的,就怕有人投个反对票、写